言情 更多>

帝姬传奇:华都幽梦
叶落葵
也许你不曾见过那被幽梦挚爱的两个男人。 一个艳烈似毒,一个温柔入骨。 三千红尘路,寥寥九州土。 她自韶华倾覆,执笔华都一赋,却是罄竹难诉。 【宫廷】 当贞洁被人夺去,她泣声痛呼:“母妃,我们不要再任人鱼肉!我们也要夺权…要让他们十倍百倍地还回来!” 母亲说:“好…母妃会想尽一切办法,陪你走上那条…通往至高权力的路!” ◆ 太子幽寂抬起她下颌:“小皇妹,你亲口告诉我,你当真一直在参与夺嫡么?” 她眼中含泪:“我若说没有,你会信么?” 幽寂:“会。” 她流着泪,笑得阴冷诡魅:“可我不会,我当真想看你惨败后死无葬身之地!” 【爱恨】 “初见你时杏花落雪,眉眼无邪。而今却如嗜血彼岸,杀伐狠绝。”幽梦托他绝世容颜,“这便是你的两副面孔么?” 苏稚默然:还有一副,在心底,只对你。 ◆ 幽梦:“说说你们眼中的长安,是什么样子的?” 众人皆盛赞长安繁华,富贵如云,唯独沐漓风在微光处低诉: “长安,便是与爱人厮守,相拥一世的长乐、安宁。” 别人眼中一座城,却是他眉间心上一场梦,终使她心弦微颤。 【权谋】 “你要帮我?”幽梦冷眼相看,“可你不要忘了,你曾经背叛我,算计我,将我害得一无所有!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呢?” “公主,信与不信并非依赖感情,而是能力。”苏稚眉眼自信,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 “不。”她沉思良久,“你是玉。” ◆ 幽梦:“你是否也如世人所想,认为女子称帝只是痴人说梦?” 漓风:“我只会如公主所想,公主选的,就算是不归路,我也陪你走。” 【浮世】 幽梦:“你的故乡在哪?” 苏稚:“江南。” 幽梦:“那以后我们就一起住在那,在青山烟雨中白头偕老?” 苏稚:“好。” ◆ 幽梦:“我原以为世间最美不过长安的秋月冬雪,想不到这大理苍山洱海,也竟如此风光霁月!” 漓风:“看过这世间风花雪月,皆不及你方寸眉眼。” 五座都城,江山锦绣,辗转流年千秋百代之繁华 四氏名门,血雨腥风,落幕浊世明争暗斗之恩怨 三人问情,必有一伤,深陷爱恨至死方休之痴缠 二位女帝,祸福相倚,难解纷乱阴差阳错之宿命 一书传奇,浮生绮梦,不负相思朝花暮雪之尘缘 女强女尊,双男主,甜到哭!虐到死! 从公主到郡君,披荆斩棘步步为营,终成君临天下的女帝!
【言情】 帝姬传奇:华都幽梦叶落葵

武侠 更多>